全球化繁榮





趙文衡
摘錄自「不完美復甦:全球化關鍵報告」一書







圖片來源:Unsplash



………由一九九七年的東亞金融危機我們可以看到全球化危機的殺傷力。但是在另一方面,大多數東亞金融危機的受害國都展現出驚人的復原能力。這讓我們懷疑是否全球化有一股內發的力量可以協助經濟體由危機中復原?

東亞金融危機受害國之所以快速復甦,一些全球治理機構,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當然功不可沒。除此之外,危機後,快速增加的出口亦彌補危機對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傷害。雖然危機使得各國貨幣大貶,但是低幣值卻使得各國出口增加。這說明了全球化下的危機不全然只為各國帶來負面影響,同時也會帶來一些機會。這些機會是隨著危機而來的,也是全球化下的產物。為什這麼說,因為全球化提供了一個相當動態(Dynamic)的環境,儘管各國在一方面面臨危機,危機也會在其他方面創造機會,只要經濟體具有足夠的彈性與競爭力,快速掌握這方面的機會,就可以很快的得到回饋。例如韓國在危機時金融部門幾乎崩潰,但由於財閥的箝制力量減弱,釋放了民間的創造力,這些創造力很快的在全球化環境下得到回饋。

由於全球化的環境是一個開放的環境,充滿各種可能,面臨危機的國家比較容易在其他方面找到出口。相反的,若在一個封閉的體系中,危機將對經濟造成長久的傷害,經濟體也很難找到自危機脫身的機會。例如,一九三○年代的大蕭條,因為各國均陷入保護主義的深淵之中,在封閉的環境裡,他們無法尋找其他辦法來解除危機的威脅,最後造成了二十世紀最嚴重的經濟災難。反觀近來的經濟危機,雖然來的迅猛,但卻很容易復原,而且往往最後為受害國提供新的發展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