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看人民幣升值問題





趙文衡
台灣日報,2003年 9月17日







圖片來源: PIXABAY



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存在已久,就連一九九七金融危機時,人民幣因其他幣別的貶值而有貶值的壓力,那時人民幣幣值還是被低估的。近來中國快速累積的外匯存底,有很大一部份即是導因於人民幣的低匯率。人民幣升值對於一向依賴出口與外資甚深的中國經濟會有減緩的作用,對體質仍然十分不健全的銀行體系及為數眾多的失業人口亦會產生不利的影響。

儘管如此,維持低估的人民幣不但有違自由市場原則,造成財富與資源的不當分配,同時其他國家也因此產生進出口上的失衡。由於人民幣幣值的低估,其他國家廠商的貨品因過於昂貴而不易進口至中國,必須採取直接投資(FDI)的方式才能在中國市場佔有一席之地,造成其他國家資金外流與國內投資減少。採用低匯率做為追求經濟成長的工具,將犧牲其他國家正常經濟發展。由這個角度看,人民幣的升值與否尚涉及到公平貿易的原則。雖然中國十分排拒人民幣的升值,但是長期維持低估的幣值非但不利於國內金融體系的穩定,並可能遭致其他國家採取貿易上的報復措施。

現在預期人民幣升值的心理已經產生,熱錢已經湧入。這些湧入的熱錢本身就是迫使人民幣升值的力量。人民幣一天不升值,預期心理就一天不會消失,熱錢就會隨時伺機而動。以現有全球化的程度加深的情形來看,熱錢進入中國的程度將大於一九八0年代末期的日本與台灣。人民銀行將會不斷的為如何應付這些熱錢所苦,國內經濟穩定也會不斷的受這些熱錢所影響。由此看來,日本、台灣以往抵抗不住升值的壓力不是沒有原因的。

人民幣終將升值已是各界的共識,現在主要的問題是何時升,以什麼方式升。一步到位的升法不是永遠不可能,但近期內不會發生。漸進式的升值是短期內比較可能採用的方法。但是不論採用何種升法,必須要體認到一個事實是,隨著中國經濟持續成長,幣值低估的情形會越來越嚴重,運用其他方式的操作來減緩幣值的升高不是效果不大,就是副作用太大,並不十分適宜。在此情形下,如果人民幣拖到最後才進行升值,將為經濟體帶來巨大的衝擊,日本九0年代的情形就是最好的例子。

像其他東亞國家一樣,幣值問題是中國經濟成長後必會產生的,也是必須要面對與處理的問題。一味的逃避對經濟發展只會有害無利。對照其他東亞國家的匯率升值情形,以中國目前的發展階段,現在提出升值問題的確要比其他國家為早。但是由東亞各國升值後的慘痛經驗,早點處理升值問題未嘗不是一個記取教訓的可行方法。

雖然現在不是人民幣升值的最適當的時間,但也不一定是最壞的時間。要等到金融體系健全後再升值可能十分遙遠,對出口與FDI的進入,只要採取漸進式的升值,衝擊就不會很大。畢竟中國勞力成本實在太低,相信小幅升值後價格上的優勢不會消失。況且現今通貨緊縮的情形因熱錢流入已經沒有那麼嚴重,小幅升值後將會緩和熱錢對通貨的影響。立即進行階段式的小幅升值,至少將人民幣幣值低估的幅度固定在某一個比例,只要低估程度超過此一比例即進行升值,如此可以降低人民幣問題爆發成不可收拾的危機的機會,而且不會把問題留給子孫,對於其他東亞國家的威脅也會減少。

不論如何,中國政府需審慎的擬定一個人民幣的升值計畫,並且要放棄誓死捍衛人民幣的心理。由近期中國官員的談話,似乎已經把人民幣的升值與否當成一場與西方勢力之間的戰爭。但要知道的是,捍衛人民幣所需付出的代價與對經濟負面影響的程度也許會高於人民幣升值本身。中國政府需要參考東亞各國前例與各種金融危機發生的狀況,小心的估算自己升值的方式。升值的方法很多,找出一種最適合的方式,在合理幣值與經濟成長間取得一個平衡點,恐怕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有人說開放人民幣浮動會提高廠商的匯兌風險,筆者並不十分同意此一說法。人民幣不開放升值,熱錢不會消退,熱錢大量進入會引發房地產等物價飆升以及其進出間所帶來的其他問題,將會間接提高廠商營運成本與營運風險。在全球化下,最聰明的作法就是聽從市場的力量。

對台灣的廠商而言,由匯率變動帶來的好處或壞處,都比較傾向於一時的,並且很容易被隨後而來的其他因素所抵銷,所以也不必太過在乎或擔心。人民幣升值也許對經營中國國內市場的台商有利於原物料的進口,但同時需面對更強的國外進口產品的競爭。對於出口型台商,雖然出口價格變高,但進口原物料的價格下降,會抵銷人民幣升值的衝擊。以筆者的看法,只要台商具備全球佈局與運籌的能力,人民幣升值帶來的衝擊,僅需在全球佈局中做適當調整即可有效的吸納。因此對台商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人民幣升值與否,而是有無全球佈局與全球運籌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