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A是台美深度整合之鑰





趙文衡
蘋果日報 2004年6月12日







圖片來源: Unsplash



最近隨著美國貿易代表署官員即將來台,台美FTA的洽簽議題再度獲得廣泛重視,政府也宣示將全力推動此一協定的完成。政府推動的理由是:雖然台美簽訂FTA所帶來的效益有限,但若台美FTA獲得突破,將起帶頭作用,促成其他國家跟進。也就是說,與美國簽訂FTA只是一種策略運用,雖然協定本身並不能帶來太大利益,但卻是與其他國家簽訂FTA的鑰匙。此話固然不錯,筆者也很早即提出台美簽約有這樣的效果,但若以此為與美簽約的唯一理由,既難說服民眾,也難使美國感覺到簽訂FTA之必要性與迫切性。

為什麼與美簽訂FTA所帶來的福利效果不大?主要是因為台美兩國的關稅已經很低,甚至已幾近自由貿易。美國的平均加權關稅不到2%,台灣則略高,約3%左右,因此即使兩國的關稅都降至零,所減少的幅度也十分有限。美台雙方的研究也都證實了兩國的福利並不會因為FTA而有顯著的增加。當然這並不是說貿易帶給兩國的福利不大,而是其所帶來的巨大正面效益已在以往降低關稅的過程中為兩國所享有,往後再降可增加的福利則有限。

事實上,由於低關稅之故,美國與東亞國家間的貿易流通的自由程度與經濟整合程度皆相當高,甚至高於東亞國家間的整合。現今,我們一直刻意強調東亞經濟整合的趨勢,忽略了太平洋兩岸的經濟已經高度整合的事實。儘管如此,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雖然東亞經濟整合程度不見得比太平洋兩岸為高,但東亞整合程度近來快速增加,而跨太平洋的整合則停滯不前,造成相對上前者有追趕上後者的趨勢。

造成跨太平洋經濟整合程度相對減緩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原因即是美國認為其與某些東亞國家貿易障礙已經很低,不需要再採取進一步行動。然而,要知道的是,FTA只是最初階段的經濟整合,再上去還有關稅同盟、共同市場與經濟同盟等,所以它絕不是經濟整合的最終目標。我們不能僅滿足於2%或3%的關稅,此一關稅水準的確很低,但若不早日去除,仍會嚴重阻礙雙方進入下一個整合階段的時程。

台美簽訂FTA所帶來的立即直接的福利效果雖然不大,卻標示著兩國經濟整合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FTA應該說是台美進入更深度整合的鑰匙,同時也代表雙方將共同開發深度整合所帶來的無限利益。無可置疑的,深度整合所潛藏的利益將遠大於FTA本身。若不簽訂FTA,台美雙方的整合將停滯在這2%或3%的關稅稅率中,非但無法創造更深度整合的利益,原有的整合利益也會在東亞加速整合中流失。

筆者所謂FTA是進入台美雙方深度整合的鑰匙,除了是因為FTA可以去除關稅障礙外,FTA尚有營造一個無礙的經貿交流環境的效果,特別是在貿易便捷化與投資環境的改善上。此二者是進入深度整合的必備的條件,對兩國的福利效果雖屬動態且計算不易,卻往往是許多國家簽訂FTA的主要利益所在。如果將此計算在內,台美FTA可獲得的利益將超出現有預期甚多。

另一方面,台美FTA還具有重要的象徵上意義。FTA的簽訂象徵對自由貿易的承諾,也象徵區域內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無礙經貿環境,此一形象將吸引更多貿易與投資進入。以此看來,即使兩國稅率已經很低,仍有簽訂FTA必要,因為簽訂FTA可以凸顯雙方零關稅或低關稅的事實,進而獲得國際間的注意,而選擇此區作為貿易與投資的標的。新加坡積極尋求FTA的洽簽,部分原因即是要建立自由開放的形象。

由上面的論述可知,台美洽簽FTA所帶來的利益遠大於所謂的帶頭作用,它可以解決美國與東亞國家整合停滯不前的困境,是雙方整合正式進入另一個階段的里程碑,同時美國也因此不致被排除在東亞整合的過程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