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階核廢料送國外處置 可能嗎?





趙文衡
2020年8月22日







圖片來源: Pixabay



核廢料的最終處置一直是國內核能爭議的核心。有反核派主張,在台灣的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完工啟用之前,不應該繼續興建核電廠。高階核廢料的處置向來被視為核能使用國家所需面對的最大難題,目前處置核廢料最可行的方式還是設置最終處置場,但迄今國際上尚未出現一座運作中的高階核廢處置場。不管台灣未來是否繼續使用核電,過去使用核電的歷程中已累積一定的高階核廢料存量,這些核廢料如何處置都是全體社會所必須面對的問題。


我國人口稠密,很難找到沒有居民反對的地區做為最終處置場,要在國內設立一座高階核廢處置場困難重重。那麼,有沒有可能將高階核廢料送至他國處置?目前國際間確實存在將高階核廢料送至國外「處理」,處理過後還需送回原國家「處置」,但是否能直接送至國外「處置」?有國家願意接受嗎?


l 多國處置場是甚麼?有何優點?


一直以來,國際主要核能組織,例如「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及「區域與國際地下儲存委員會」(Arius),均主張核廢料若由各國單獨處置相當不符經濟效益,設立多國處置場才是未來的解方。原因是建立一座地質處置場相當昂貴,需支付高額的固定成本(包括地質探勘、選址與初期建設等),不論處置場的大小,這些固定成本均需投入,因此建造大型的處置場較具經濟效益。特別是對小型的核能使用國家而言,由於核廢數量較少,單獨建設小型處置場成本高,不如透過多國合作建立大型處置場共同使用,較能達到規模經濟。


一座多國處置場是設立在單一國家中,並接受其他國家的核廢料作最終處置。執行多國處置場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外加模式:一國建設一座大型處置場,主要供自己使用,但亦接受其他小量核能使用國的廢棄物處置。第二,超國家模式:由國際組織管理處置場,並依照其規範接受廢棄物並進行處置。第三,協調模式:各國合作並根據協調結果設立處置場。 我國屬於小型的核電使用國且地狹人稠,自建處置場不但現實上有困難,也相當不經濟。若能如核能國際組織所言,將核廢送到境外的多國處置場處置,則所有問題將可迎刃而解。過去,我國即曾多次表示將尋求境外合作處置的可能性。


l 國際目前實際推動情形如何?


目前全球尚無一座高階核廢的多國處置場,但國際間已具有少數推動多國處置核廢料的實際經驗。以區域而言,歐盟進展最快,目前已從事成立區域推動組織的工作。以國家而言,澳洲、俄羅斯與哈薩克均曾有過建立多國處置場的念頭,俄羅斯尚已實際接收他國的核廢料,計畫於國內處置。


2009年,歐盟14國提議通過將成立區域處置場推動組織「歐洲處置場發展組織」(ERDO)。在正式成立之前,各國同意先設立一個工作小組。目前共有荷蘭、奧地利、義大利、波蘭、斯洛伐克、立陶宛、斯洛維尼亞等7國參與工作小組。小組主要工作為探討成立ERDO的模式、可行性、先期準備工作並遊說各國政府的加入。工作小組最終目標成立ERDO做為推動設立歐洲區域核廢料處置場的正式組織。


目前俄羅斯是唯一有提供他國高階核廢料做處置服務的國家。俄羅斯國家核能公司Rosatom回收由該公司提供的核燃料所產生的核廢。此為一種「核燃料租用」的概念。一般而言,核廢料皆由使用者自行負責處置,而「核燃料租用」的核廢料處置則是由提供者負責。迄今Rosatom已與數個國家簽訂回收協議。在俄羅斯與伊朗的核燃料合約中即採用租賃的方式,伊朗有責任將用過的核燃料還回俄羅斯處置。但由於俄羅斯尚未建立最終處置場,回收的核廢料也只能先暫存。


l 哪些國家適合建立多國處置場?


一國是否同意設立多國處置場與它的地質條件、人口土地分布、核廢料數量的多寡息息相關。若地質條件足以建立一座大型處置場、具有空曠且人煙罕至的土地,以及未來新增核廢料數量較少的國家,較可能同意建立多國處置場。國際間已有數份研究探討最適合設立多國處置場的國家以及相關場址。最早一份為「Pangea建議(Pangea Proposal)」,係由Pangea公司在1990年代所做的研究,研究發現澳洲、非洲南部與中國西部為地質上最適合的處置場所,其中澳洲尚具有最佳的經濟與政治的條件。澳洲地質穩定,甚至不需要建構一個強固的屏障即可安全的保存核廢料。此外,澳洲具有優良的港口與鐵路運輸有利於核廢料的運送。


2016年,「南澳省核燃料循環皇家委員會」(South Australian Nuclear Fuel Cycle Royal Commission)提出一份南澳省建立多國處置場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報告認為南澳省具有發展世界級核廢料處置設施的條件及所需之安全性,建議在南澳省成立一座核廢處置設施,提供國際核廢料之最終處置。報告並評估此一作法將為南澳省帶來1000億澳元的利益。世界核能協會(WNA)認為此報告將根本的改變全球核廢料處置。南澳省議會後來成立一個聯合委員會評估該報告,最後結論認為,南澳不應再投入經費尋求核廢料的進口。儘管建該議暫時受挫,但南澳商業界仍表示將持續推動國際處置場的建立。


l 真有國家願意嗎?


目前除了俄羅斯外,絕大多數國家不願將國際處置場設置於自己領土內。但是,如果每個核電使用國不論如何都要蓋最終處置場,那麼為什麼不讓比較適合的國家蓋大一點的處置場,將多餘的空間供其他國家處置?這樣一來,該國不但可以獲得建設處置場的資金,為國家賺進大筆收入。其他地小人稠的國家也不用為此而勞神傷財,可謂一舉數得。由此可知,蓋一座多國處置場並非完全沒有吸引力。上述澳洲南澳省即有民間組織推動多國處置場的設立。 即使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邏輯,建立一座最終處置場,不論是否為多國或僅供國內使用,都要面對社區居民的反對。某種程度而言,建立一個國際處置場與一座國內處置場差異不大,只是將國內處置場多餘的空間供其他國家使用。居民的反對不一定是針對它的國際性,而是對任何核廢處置場的反對。


l 我國的機會在哪裡?


中國大陸、澳洲與美國可以成為我國潛在合作對象。根據「Pangea建議」,澳洲與中國西部為地質上最適合的處置場所。中國大陸本身即需建置大型的處置場來處理核廢料,過去曾有將我國中低階核廢料運送甘肅處置的建議。澳洲被視為具有發展世界級核廢料處置設施的條件,澳洲國內亦有部分團體積極推動,可做為將來觀察的重點對象。此外,美國為我國核燃料的來源國,儘管在契約上沒有義務為我國處理核廢料,但國際間已存在核燃料供給國回收核廢料的「核燃料租用」交易模式,若將來美國接受處置他國核廢料,我國應列為優先。事實上,過去我國官員即曾向美國提出協助處理核廢料的要求。在上列三個國家中,與中國大陸及美國的合作可採用「外加模式」,在兩國本身大型處置場內接受我國小量核能使用國的廢棄物處置。與澳洲的合作則可採「協調模式」,主要是澳洲本身沒有高階核廢料,若要蓋多國處置場則是基於經濟考量,專門為他國提供處置場所。


相關文章 :

專業安檢才是核四問題解決之道

反空污公投過關 老舊核電廠全面延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