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變制裁 美國啟動貿易戰終極武器





趙文衡
本文部分內容刊於聯合報,2019年5月31日








川普政府對華為祭出進出口管制,不但禁止美國廠商出售或轉讓技術產品與服務給華為,其他國家廠商產品若有美國技術含量亦不得供應華為使用,形成全球科技廠商聯合圍堵華為的情形。華為事件已與先前美國為追求公平貿易而對中國進行的關稅懲罰不同,使美中貿易戰產生根本上質變,現今對中國貿易戰已進化成技術禁運的經濟制裁模式,其範圍與手段不僅較單純的關稅懲罰還要廣、還要多樣,每一種制裁方式的威力均更具毀滅性。華為禁令可能只是開始。

美國經常使用經濟制裁手段達到國家目的,可謂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華為的制裁方式在以往並不罕見。在對俄羅斯制裁中,美國即禁止所有國家提供俄羅斯油氣探勘開採的技術與設備,使俄羅斯無法開發新的油氣田。但他國企業為何要遵守美國的制裁命令?與華為案一樣,美國控制了他國企業的重要生存要素。在華為案為技術,在俄羅斯案為國際金融管道,兩者以後者較為廣泛運用。

由於目前國際商業往來主要的支付貨幣仍為美元,美國控制全球美元的結算與支付系統,若他國企業不遵守,不但無法獲得或使用美元的管道,尚且可能遭到美國銀行的拒絕往來,甚至資產凍結。美國透過對國際金融體系的控制,即使本身並無與敵對國家有任何商業往來,也能號令全球企業進行制裁。例如美國並無自伊朗進口任何石油,卻能透過制裁讓伊朗石油出口降至零(美國政府聲稱)。可見美國制裁的威力。

若美國真的將可用的制裁措施全部加諸在中國身上,可能封鎖中國所有對外貿易與國際金融交易中的很大一部分。當然,美國不可能所有制裁手段一次到位,首先應會禁止各國與中國交易某些特定產品,華為即為第一步,然後再逐步擴大範圍,最後才有可能及於所有貨品、服務與金融交易。

由於經濟制裁手段激烈,美國要使用它們需要有「正當的理由」,以往通常需是美國的「敵對國家」,例如俄羅斯、伊朗與北韓即被認定為敵對國家而加以制裁。中國目前雖未列入敵對國家行列,但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已將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頭號競爭對手,將兩國視為挑戰美國權力、利益及地緣政治優勢的「修正主義強權」。似乎對美國而言,中國成為敵對國家只有一線之隔。

中國與俄羅斯及伊朗不同,中國在全球具有相當的經濟影響力,與全球各國有著綿密交織的商業網絡。若美國執行制裁不但會對中國產生核爆等級的影響,對美國及全球經濟的影響也是核爆級的。美國要運用此一武器需要三思。事實上,中國經濟穩定對全球經濟發展都有好處,如果貿易戰越激化,使用制裁的可能性越高,將會使全球經濟陷入極大的風險,兩國需儘可能的避免貿易衝突繼續升高,儘速達成協議才是最佳解方。

聯合報原標題: 懲罰變制裁 貿易戰全球都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