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錢的下一個目標





趙文衡
APEC中小企業經濟危機監測6, 2011/1







圖片來源: Unsplash



自從國際經濟受到熱錢氾濫的威脅以來,監控危機基本上就是在追蹤熱錢流向。近來熱錢並沒有太大的動作,幾個比較顯著的流動有:第一,由於擔憂美國減稅而使財政惡化,熱錢有自美國債券市場撤出的跡象。

第二,以各經濟體匯率變動情形來看,並未顯示熱錢大量返回新興市場,但卻獨對台灣的匯市感到興趣,促使新台幣在其他貨幣皆對美元貶值時,仍然維持強勁升值走勢。第三,熱錢有重返商品市場的跡象。 美國政府延長減稅的期限,預計會對經濟成長有實質的助益,但對美國財政卻是雪上加霜。減稅加上目前低利率環境,很容易讓這些免除的稅金轉換成熱錢。同時,聯準會宣布維持量化寬鬆政策,這些均表示熱錢的規模在短期內只會增加不會減少。而那些自美國債市撤出的熱錢有相當的可能性將轉往新興市場經濟體。

在上一波升值的衝擊後,幾乎所有的貨幣目前皆已回貶,唯有新台幣仍然展現強勁的升值走勢,此一獨特的現象當然是熱錢的傑作。新台幣波動一向較其他貨幣平穩,在歷次金融危機中,台灣不論在匯率市場或金融市場所受的傷害均不大,故相對於其他貨幣,新台幣較不易為熱錢帶來可觀的投機利益,況且台灣具有龐大的外匯存底,熱錢欲成功的攻擊新台幣需投入相當大的成本。

那麼,熱錢選擇新台幣做為投機標的背後目的是什麼?許多分析均指向與中國有關。有些分析指出,熱錢的真正目的是中國,新台幣的升值只是迫使人民幣升值的一個手段。如果熱錢真正的目標是人民幣,就更展現出熱錢操作者的企圖心,因為欲從人民幣匯率波動中獲利,需要投入更多的成本與承受更大的風險。

熱錢操作者選擇這兩個難度相當高的貨幣做為目標,似乎顯示他們所擁有的資金規模足以撼動人民幣與新台幣的匯率,也顯示此一投機行為若成功,將為其帶來可觀的利益。最主要的利益除了來自這兩個市場外,還包括因這兩個市場失守所引發的震撼效果,導致東亞或甚至全球匯率大幅波動,熱錢可由這些波動中獲得龐大的利益。

中國目前是少數幾個通膨持續惡化的經濟體。雖然之前幾乎所有新興經濟體均因為通膨所苦,但過去一個月,多數新興經濟體的物價水準均有回落的跡象,唯獨中國與巴西通貨膨脹率仍持續飆高。在匯率沒有上升的情況下,中國通貨膨脹很大的一部份是來自於內部因素或其他長期因素。此一難以壓抑的通膨,將限制中國對抗熱錢的政策空間。

另一個熱錢從未放棄的目標是商品市場。熱錢之所以青睞商品市場,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此一市場可以免於經濟體的行政干預。近1個月來,熱錢重新回到商品市場,原油價格由80美元漲到90美元,玉米、糖、棉花、銅、鎳、鋼等商品亦經歷大幅上漲。在經濟體陸續採用資本管制阻止熱錢進入與氣候異常等因素的影響下,預料商品市場仍會是熱錢的主要目標。

由上面的分析可知,目前熱錢的目標鎖定在東亞,特別是中國與台灣,以及商品市場。由於全球不平衡成長的現象仍然持續,東亞經濟體成長出現過熱的現象,而先進經濟體的復甦尚不明確,儘管美國經濟已在緩步復甦,但短期內不會停止量化寬鬆的政策,這些都使得東亞地區仍是面對熱錢風險最高的地區。